[登陆]
第二百零九章 陈旧的照片
  她的目光犀利,眼前浮了一层霜。
  俞景萍才想起这茬儿,她你面色尴尬,“意舒,这个房子就当是我养育你这么多年的报酬。”
  “你没有资格动老宅,这是我的财产。”俞意舒见她如此的猖狂,便出言打击她的威风。
  俞景萍也不经脑子思考什么话都敢往外面说。
  她这个姑姑从小到大都待她不好,苏家人想方设法的从她的身上获得好处,快将曾经的俞家掏空的一干二净。
  俞景萍扮可怜,紧紧的抓住她的胳膊,“我惹上一个大人物,他勒索了我两千万。”
  “我替你报警,你真的傻到打算白白把这么多钱撒出去?”俞意舒真想把她的脑子撬开,看到里面填充多少浆糊。
  她的胳膊被俞景萍抓住了红痕,她使力后竟然还没把她甩开。
  “松手。”俞意舒拧着眉,厉声道。
  “千万不能报警,要是让李总知道……”等俞景萍说出口是已经为时已晚。
  俞意舒将他说的话听的清楚,这件事情竟然跟李总有关。
  “李万年,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俞意舒抓住了重点,她逼问道。
  “你听错了。”俞景萍狡辩,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被俞意舒发现。
  “既然你不说个明白,我没有义务帮你。”俞意舒眼里含着冷芒,她转身就走。
  ……
  秦沐脑中剧烈疼痛,她边抚摸着额头坐直了身体。
  “我怎么会在这里?”
  自己的衣裳凌乱,并且全身一阵酸痛,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记忆中有个迷惑的人影,她竟然看见俞意舒,以及一个酒吧的陌生男子。
  秦沐慌忙的把衣服穿好,上面的呕吐味明显,熏的她屏住了呼吸。
  “俞意舒肯定知道这件事情。”秦沐慌乱之际,她的行动迟缓。
  她很有可能清白不保,而且俞意舒若是得知这件事情,难免不保证会透露给纪言琛。
  秦沐检查了一下包里的证件以及现金,完好无损的躺在里面一张也没有少。
  她拎着包快速的离开包厢,并且用包挡着点脸……
  “纪总,人已经查出来了。”简铭为加快进度,连夜调查出这件事情。
  纪言琛微扬着下巴,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只是一名酒吧的调酒师,身后没有背景。”简铭把调酒师的个人资料递给纪言琛。
  资料上显示着他生平的事迹,十分的清晰明了。
  纪言琛轻蔑的看了眼资料,就这种小喽啰也敢在他面前丢人现眼,他面色一冷,“找一帮人教训他一顿,给我废了他。”
  “遵命。”简铭领命。
  “公事最近你暂时管理一下,我明天回去。”纪言琛很信任这个左右手,简铭在他的手底下待了很久。
  简铭郑重的点头,他知道纪总对他的信任,所以任何事情都是亲力而为。
  纪言琛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俞意舒竟然不见了,他便去医院里面寻找她。
  他前脚跟刚出病房,后脚俞意舒就走了进来。
  俞意舒正巧与他错过,她走进病房里,仍然没有纪言琛回来的迹象。
  纪言琛一路上问了医生和护士,都说没看到他们描述的人。
  她想给他打个电话,电话刚拨通时,手机铃声在病房内响起,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他放到手机和电脑。
  “会不会他还在医院里?”俞意舒若有所思,难不成她离开的时候刚好错过了他。
  “早知道了就不离开了。”俞意舒正准备站起身时,病房的门被推开。
  “意舒,你之前去哪了?”纪言琛焦急的问,他迈着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早上的时候见你不在病房里,我就去找你了。”俞意舒眼睛一亮,还以为他不告而别。
  俞意舒面露难色,她欲言又止,“能帮我调查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纪言琛从来没有见她求过事。
  “我姑姑问我要两千万,我想知道她跟李万年之间究竟有什么交易?”俞意舒思索了许久,她还是打算求助他,她知道纪言琛私底下的渠道很广阔
  “我会帮你调查的。”纪言琛向她保证。
  “苏魅也在这里,我不想看见她,我打算今天就出院。”俞意舒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
  “好,你先收拾,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纪言琛不为难她,他走之前把搁置在床头柜的手机带上了。
  俞意舒将扭成麻花状的被子叠的整洁,她还把房间里打扫了一遍,确保自己没有遗漏东西。
  等到纪言琛回来的时候,她就准备离开了。
  “等会要去哪里?”俞意舒将身前的安全带系好,她扭过头问。
  “回别墅,你今晚在那边住。”纪言琛已经擅自替她决定了。
  俞意舒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车子停在了别墅前,两人推开车门下车。
  管家已经事先得知了少爷会回来,他此时正在大门口待着。
  “俞小姐,你也来了。”管家恭敬在门口迎接她们。
  晚餐是专门的保姆烧的。
  俞意舒用完餐之后打算在花园里逛一逛,园内栽了一大片的薰衣草花海,空气里夹杂着淡淡的花香。
  管家正拿着水管浇薰衣草,听见身后有细微动静,他回过头就看见正在靠近的俞意舒。
  管家连忙制止他的行为,“俞小姐,你千万不要过来。”
  “怎么了?”俞意舒脚停在了空中,她把脚收了回去。
  “纪少不喜欢有人接近这片薰衣草。”管家好心的解释道。
  “难不成他很喜欢薰衣草?”俞意舒没想到他还有这种爱好,没想到他这种雷厉风行的人内心也会有如此柔软的一面。
  “这我就不方便透露了。”管家及时的把话收住了,他继续干自己的活。
  俞意舒虽然好奇,也不多问,她看了一眼成一片紫海的薰衣草后就回到了别墅里。
  但她却对那片薰衣草耿耿于怀。
  纪言琛此时应该在书房里,俞意舒在二楼逛了一圈后回到了主卧里。
  俞意舒弯腰的时候,头发被纽扣缠住了,她挣扎了许久都没有解开,便拉开了抽屉想要找剪刀。
  却发现压在底下有一张泛了黄的照片,好奇心驱使她的动作。
请选择充值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