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第十二章 公交车之尴尬偶遇
  「此刻异域」
  “陛下最近怎么样。”男子斜靠在椅背上,翻着奏章,案边隔着一碗已不再散着热气的茶,漫不经心地问道。身旁小厮模样的人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年谦释然般,长舒一口气。
  “我要去找陛下,”似乎是做了某种决定,年谦道,“传一下三郡王,我不在的这几天,他来理政。”
  小厮名唤纪丘,为难的说:“三郡王半年前去了别的空间游历,至今未归。”“那就长郡王,柳子钰可是个安静脾性。”年谦不是很在意,自顾自的握着朱笔批着奏章。纪丘于是更为难了:“前些年陛下已把长郡王安在边界了,现在一时半会儿定是回不来的。”
  年谦搁下笔,闭上眼,揉了揉眉心,双眉紧蹙。
  “异域呵,倒也是再无人了。”年谦冷冷地说。少顷,年谦睁开双眼叹了口气,又拿起了朱笔:“把长郡王请回来理政吧,边界那边,安排一下楚将军。”
  “……是,”纪丘点了点头,望着年谦紧蹙的双眉,又忍不住问道:“其实……二郡主也可以理政啊……大人为何偏偏要去请长郡王?”
  年谦冷笑:“二郡主么?那可不了,陛下交由我的异域,定然不会毁在外人手里。”
  “是……”纪丘点头,内地里却是存着疑惑,但也没再多问。年谦也不说话了,垂头继续批着奏章。
  帘外忽有雨潇潇。
  「次日虚拟时空」
  沈笙止迷迷糊糊地上了公交车,冷不丁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神智瞬间清醒,眼神如刀般凌厉地望向身后,却在看见男子后瞬间收敛。“很意外吧。”年谦含笑看着她。沈笙止嘟着嘴:“倒是不算太意外,只是很好奇,哪个倒霉鬼现在在替你批奏章。”
  “柳子钰,我把他从边界请回来了,”年谦递给沈笙止一面镜子,“这是用了托魂术的镜子。陛下的穿越是人为算计早有预谋,这一点陛下应该清楚吧。”
  沈笙止接过镜子,敲了敲镜面,道:“那是自然,这个时空还有时空限制,针对异域的,不知道为什么,祭祀之术也打不开时空隔离,真的是**……”
  年谦也逐渐严肃,晨光中的侧颜冷峻起来,他压低嗓音,凑近沈笙止,像是生怕别人听见:“八年前就已经有预谋了。”
  沈笙止眉梢重重一挑,想说什么,此时公交车一个前倾,微微的晃动,停了下来。
  “嘀,学生卡~”苏珏校服整整齐齐,水蓝色的书包垂在肩上,走进车厢一抬头,正与沈笙止对上。
  苏珏注意到年谦的存在,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径直走到沈笙止旁边,拍了拍:“嘿。”
  “嗯?”沈笙止早就看到了苏珏,还没来得及跟年谦说什么,苏珏却一指沈笙止旁靠窗的位置:“可以让一下么?”
  沈笙止眨巴眨巴眼,三秒后才反应过来,看着一脸无奈的苏珏,三分歉意七分顽皮的笑了笑,侧了侧身:“请。”
  苏珏绕过沈笙止的腿,坐在她一旁的椅子上。年谦打量着苏珏,苏珏似乎也感觉到什么,回头看着他。
  这个人,不简单。两人心中同时想道。
  抬眼看人时侧头约30°,左手微抬,是近身缠斗时养成的习惯。年谦看着苏珏抬眼的弧度,心中猜测着他的身份。
  有异动时手快速护住胃部同时右手关节处朝外,上过战场并且遭受过三次以上意外袭击。苏珏注意到年谦的姿势,眯了眯眼,什么都没说。
  沈笙止也非等闲,注意到两人间奇怪的气氛,瞬间岔开话题:“苏珏,政教处那边,上交的东西过关了么?”
  苏珏意识到刚刚的失态,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回答道:“不知道,今天一起去看看吧。”
  “好的呢,”沈笙止歪头,露出如往常般纯粹的微笑,转头,对年谦说,“二哥,今天就送我到这里吧。”
  “……”年谦在无人注意的角度翻了个白眼,内心一万句mmp飘过。
  【劳资起码还有一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内容没有说完,你TM就赶人走?!】
  然而在苏珏的目光下,他也没再说什么,此时正好公交到了下一站,年谦站起来,轻点了一下沈笙止的额头:“跟你同学上学去吧,我就先回去了。”
  沈笙止点了点头,不自觉的碰了碰怀里小巧的镜子,年谦笑得暗沉,就这样下了公交车。
  年谦走后,苏珏靠着背靠,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刚刚那是你表哥?”
  沈笙止也看似不在意地答道:“我母亲的哥哥的儿子,叫年谦。”
  没有毛病,特别巧,沈母正好姓年。
  “是吗?”苏珏呢喃了一句,沈笙止转头来,他却逆着光对她一笑。
  晨光里纯粹而美好,沈笙止嘴唇蠕动了一下,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公交车的一角,有些破烂的广告纸被风吹的如蝶振翅般飞舞,簌簌的声响。
请选择充值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