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第七章 柳君陌&年谦
  [异域十年前]
  “如果你执意想让柳君陌成为女帝,年谦,这将会是你身为八王最大的败笔。”任辰有些失望的看着面前玉树临风的男子,语气里带着慨叹的味道。“三郡王,我不这样认为。”年谦平静地说。任辰挥了挥手:“过去的就过去了。年谦,你也不小了,祭祀担任的不错,但是你想过吗,你无法成家。”年谦无所谓地笑了:“年谦只是想看着异域强大,用自己所能做的帮助帝王完成他们的心愿。”
  “我希望你不会后悔,”任辰终是叹息。他把一张天青色的纸郑重地塞到年谦手里,“三郡王手令你都集齐了,你自己就是祭司,祭祀令牌不用说肯定在你手里,那圣子圣女的圣令你怎么拿到呢。”
  年谦接过纸张,揣入怀中,冲任辰一点头:“多谢三郡王关心,圣子圣女我自会解决,年谦先告辞了。”
  “不送。”任辰看着年谦远去的背影,掀开茶盖碗喝了一口,继而又叹了口气。
  年谦轻松地走出三郡王府。三郡王府府门外是一条车水马龙的长街,当年谦正琢磨是坐轿回去还是慢悠悠晃回去时,他看到临街的常青斋里,一个白衣玉簪的女子冲他挥手。
  “八王尝尝这常青斋的甜点,他家的茶也是顶好的。”圣女年华含笑为年谦满上一碗茶,年谦也不推辞,一饮而尽。年华把瓷盘往年谦那边挪了一点,年谦却推开。年华不恼,她用丝绢碰了碰嘴,笑道:“都是年家的,何必为了一个外人争来争去呢,放开说,只要我年华还是圣女,柳君陌就不会是女帝。”
  年谦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也不再说,又问:“圣子对君陌怎么看。”
  提到圣子年岁,年华诡异地笑了,“年岁其实挺喜欢柳君陌的,但是,”她压低嗓音,勾出一个更诡异的笑,“他现在自身难保呢。”
  “啪嗒”,瓷碗摔到地上,溅起一地碎瓷,年谦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年华,仿佛那个明婉的女子不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姐年华:“你……”
  “别慌,”年华仿佛早已料到年谦是这个反应,“我不会对他做什么,我也奈何不了他,但是他,最近无法见任何人了。年谦,你想想,如果说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威逼之下不为所动,另一个人会怎么样呢。”
  年谦站了起来,眼神惊惧,像是第一次认识年华。年华浅笑着,起身离去:“八王爷,请允许年华以圣女之名警告你,柳君陌如若成为女帝,那会是整个异域的灾难。”
  “……谢谢。”年谦冷冷地说。
  他抽出长剑,年华就像是被抽空了浑身上下的力气般,软软瘫倒在地。鲜血满地。
  年华还在笑。
  张扬的,狂妄的,倨傲的。
  【圣女殿】
  “……”年谦直接闯入大殿,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他依旧倒吸一口凉气。
  一样的鲜血满地。年岁如往常一般坐在大殿中央,被困在阵法中的他眼神空洞而迷茫,一团团看得见的血雾从他身上弥漫开,阵法里一片血色。年岁感觉到有人闯入,抬了抬头,眼神却无法聚焦,只能无力地盯着年谦的那个点,张了张嘴,也无法发出声音。
  年谦捂着嘴,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年岁是异域圣子,仅此于祭司和帝王,从出生那一刻就万人瞩目,高高在上。年谦从未看到他如此狼狈。
  他其实不信柳氏的诅咒。
  诅咒什么的太邪门了。
  然而面前的一切让他动摇了。
  或许年华说的有理,柳君陌被厄运亲吻过,与她有关联的一切,都会染上厄运。
  无法解释异域皇族所发生的一切。
  异域皇族三大秘术之一,血术,困于阵法者,鲜血献祭于苍天。年谦知道那些人会怎么死,也知道血术一旦开始无法暂停。
  “年谦……”柳君陌无言地站在他身后,不知道来了多久,注视着他与年岁。年谦转过身来,看着柳君陌,语气平淡:“柳君陌,我后悔了。”
  柳君陌知道年谦在说些什么。
  年谦从成为祭司那一刻起就是她的导师。柳氏的厄运诅咒也没有在柳君陌身上体现。那时候,年谦就觉得柳君陌是个好坯子,柳君陌也认了年谦。
  〈所以他们不是cp,不是!〉
  “抱歉……”柳君陌伸出手想要触摸年谦,却又缩了回来,“我是不是真的,被厄运亲吻过……所有人与我相关都没有好下场,我父母是这样,我哥也是这样,我妹也是这样,柳氏也是这样,现在年氏也被波及……我是不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她蹲了下来,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里渗出来,一滴一滴滴到地上,年谦站着不动,似乎像是默许。
  柳君陌像是超过了她所能负载的极限,猛然站了起来,年谦感受到身后的动静,也没有回头。这一天的变数太大了,大到连他都承受不住。或许下场如年华一般,那才算是完满。
  “妾以自身性命为代价,恳请上苍悯异域之苦,复原一切于昨日,从此世间再无柳君陌此人!”柳君陌凌空画出一个阵法,哽咽着念完祭文,祭祀之术即将生效之时,年谦终于做出某个决定,回身挥袖,阵法化为灰烬。
  “走。”年谦最后看了一眼年岁,默默地念了一句术文,又看了一眼僵住不动的柳君陌,喝道:“你想陪葬么?”
  “如果我能以陪葬赎罪,也无妨!”柳君陌站在原地,又一次捂脸低声哭泣。
  年谦已经走到了大殿殿门处,又转过身来,语气嘲讽:“你以为,身为柳氏最后一名成员,你逃得脱不死的厄运么。”
  柳君陌再一次愣在原地。
  她的父母火场自尽,兄长刺杀上任女帝未遂自尽,妹妹成为异域第一位女祭司,风光无限时诅咒了柳氏自尽,原本隐居山林的柳氏紧接着被仇家灭门,如今,也曾风光一时的柳氏仅剩柳君陌一人。
  “柳氏仅剩你一人,柳君陌,你死不了。”年谦深深地看了柳君陌一眼,再一次转身离去。
  柳君陌看着年谦离去的方向。
  她忽然回头。
  血阵中的年岁呆滞地望着年谦的方向。
  柳君陌眼前天旋地转。
  她再一次睁开眼,远处的圣女殿已然化为灰烬。她躺在离圣女殿几百尺的一个阵法里。
  是祭司祭祀时加在身上的保护阵法。
  异域近些年的祭司,除了年谦,就只有那个诅咒了柳氏的,第一位女祭司,柳君冉。
  “果然啊……”柳君陌抬手破开阵法,整了整衣衫,深色复杂地看着圣女殿的方向。年华,曾还有一个身份。
  隐世大族嫡长子柳君黯之未婚妻。
  所以,这世界兜兜转转,来来回回,又绕回了原点。
请选择充值金额